暗中观察o

只爱糖和肉的杂食动物
目前产出全职

【喻黄】 起床啦 2

主cp喻黄,副cp卢刘,每一章出现过的cp都有tag,注意避雷。

笔者是游戏废,手游设定不严谨,见谅。














说时迟那时快,黄少天用生平最快的手速一把抓过手机关掉了闹铃。

完了完了完了……队长听到了我用他的起床铃,还是羞耻男友版本。如果是那个正常版我还可以打马虎眼糊弄过去,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伟大的荣耀女神冯主席爸爸!快给我指一条明路吧!我不想我和队长那暧昧纯洁的友谊到此结束啊啊啊啊啊啊!

以上是黄少天的心理活动。这个人连心理活动都那么话唠。

喻文州和黄少天就这样在房间里默默对视僵持。黄少天内心极其复杂,脸上极其蒙逼。喻文州的大脑也有些当机,暂时做不出什么应急反应。

喻文州没有想到黄少天居然会用自己的羞耻男友版闹铃。

黄少天没有想到自己昨天新换的喻文州羞耻男友版闹铃的叫醒效果居然这么差。

而他们俩都没想到的是,刚刚黄少天情急之下抓过手机,他以为自己已经关掉了闹铃,其实他点的是“稍后再响”。

“队长你怎么还不下来啊?”郑轩的声音从走廊传来,由远及近。

他走进黄少天的屋,看见两人愣愣地站着。

“你俩愣着干嘛呢?快下去啊?”郑轩十分疑惑。

还没等喻文州回话,起床铃再一次响起。

“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起床啦。什么?不想起?那我就打你屁股咯……”

喻文州磁性的嗓音在房间里回响。

…………

喻文州:“……”

黄少天:“…………………………………………”

郑轩:“压力珠穆朗玛峰大”

长久以来,喻文州都习惯了和黄少天相处,他们的性格互补,年龄相当,世界观和爱好竟也十分一致,除荣耀之外还有很多共同语言。从青少年训练营的不打不相识开始,他们的默契就从未间断。其实喻文州早就习惯了黄少天的优点和缺点,他能从黄少天的废话一堆里找出重点,次重点,甚至言外之意。而他对自己的那点小心思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喻文州觉得有黄少天的陪伴很愉快,现在的关系很舒服。但黄少天没城府,也不怎么考虑将来。喻文州深知感情这件事最难以把控,他觉得与其在两人的关系层面考虑过多,踏入未知的领域。倒还不如就保持现状,享受着互相陪伴的当下。

其实喻文州觉得自己在感情这件事上不如黄少天勇敢,如果真的到了需要做决定的时刻,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做到考虑周全。

只是……看着黄少天这样小心翼翼,生怕遭到反感,却又跃跃欲试,像只小豹饥肠辘辘地观察着心上人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

“那我们就先下去了,你搞快些洗漱……”喻文州打破了沉默,他揽过郑轩的肩,步出门外,也不管郑轩满脸的黑线。

他信步走了出去,回头见黄少天已经摆出了一副生无可恋羞愤欲死的脸,终于憋不住,朗声笑起来。清了清嗓子,学着起床铃的声音道:“要是再磨蹭,就……打你屁股了……”

楼梯上。

郑轩问喻文州:“怎么回事?不会吧?是吗?真的啊?”

喻文州微笑装傻:“你说什么?”

“你跟黄少!”郑轩说着,做了个手势。

“嗯……怎么说呢……”喻文州解释道,“少天一直都是我很珍惜的一个人。对于我和他的关系,我怕我想得太多反而……你懂的。”

“那你是怎么打算的?”

“无论如何,我都希望和少天就像现在这样保持着这种关系。不去给他任何压力和复杂的事情。因为这样少天才像少天。”

……

午后的训练室。

蓝雨俱乐部是联盟里公认的开明且气氛好的俱乐部。他们的午休安排也并不算严格,午休时间挺长,而且挺随意。午休期间训练室不关闭,大家可以选择先上去睡会儿再下来准备着玩一会儿,或者是吃完饭唠唠嗑再上去睡。

今天训练室里黄少天正张牙舞爪地带着卢瀚文在网游里开着马甲浪。午睡前一浪,睡觉质量高。这是黄氏座右铭之一。

可今天有些反常。在黄少天琢磨不透时,卢瀚文忽然冒出一句话:“黄少,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男前辈。”

黄少天一个手滑,撞到了一棵树上。

夜晚的训练室。

大家完成了一天的训练和总结。各自都做着手操准备回房间休息。

角落里,黄少天向卢瀚文诠释着机会主义的真正内涵(从某些少儿不宜的方面上)

所谓在某些特定情景下的机会主义。既是一种诡辩论,也是一种基于高情商强观察力之上的臭不要脸主义。在捕食猎物时,要学会了解自己的对手。从根源处认清局势,从多维立体角度解读空气,并在瞬间释放爆发力。让猎物一步一步落入自己的网。

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此时此刻,胸怀大志的未成年儿童卢瀚文,正躲在显示器后,盯着自己的师傅给自己传授的第一节实践课。

此时此刻,联盟第一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整理完表情。朝正在挤护手霜的喻文州走去。

“队长,别抹了……” 他狡黠地绕到喻文州身后,“再怎么抹也是残的”

喻文州瞥了他一眼,根本不稀得说话。

“我手霜用完了,又用不惯郑轩他们的,咦?你怎么跟我用的一样的牌子,哇哇哇快分我一点…”黄少天又靠近了一步。

天色已经暗了,喻文州的皮肤即使这样看起来也毫无瑕疵,白净温润。墨黑色的头发散发着淡淡的草木气息,让人安心。深色的眸子像一汪海水,深处散落着些许星光。

可能这辈子,都要追逐着这些星光走了,哪怕进一步就是星辰大海,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黄少天在心里悲壮地想。

“为什么古人说总君子如玉,我今天可算是明白了……”黄少天喃喃道。

“什么?”喻文州没听清楚。

“嘿嘿没什么”

喻文州伸出手想把多的手霜匀一点给黄少天,却被他抓住了手。

职业选手的手都很好看。现在两只手隔着有些粘手的护手霜握在一起,纤长的手指交叠在一起。

“少天?”

喻文州看着眼前的机会主义者露出一个狡黠的笑,让他联想到战场上夜雨声烦隐在光影之下游刃有余,静静等待机会的样子。相当开朗的语调一如自己每天早上听到的起床铃:

“谢谢队长给我擦手霜!”

黄少天说着,吧唧在喻文州脸上亲了一口。

TBC


【喻黄】 起床啦 1


主cp喻黄,副cp卢刘,每一章出现过的cp都有tag,注意避雷。

笔者是游戏废,手游设定不严谨,见谅。














“铃铃铃起床啦起床啦起床啦!今天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清风拂面世界美好…”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熟悉的话唠在喻文州耳边响起。阳光透过窗帘一角照进屋子里,恰恰停留在了喻文州脸上。

喻文州半眯着双眼,蹬着被子伸了个懒腰。手伸到床头柜上摸索了一下,在手机屏幕上画下一道弧线,终结了黄少天专属起床铃。

时间还很早,他作为队长总是第一个到达训练室给关了一晚上的屋子通风换气,这俨然成了他的一个习惯。

于是喻文州今天也自然而然地没有再眠一会儿,直接从床上爬了起来。

哦,可能促使他早起的不只是队长的责任,还有黄少天的起床铃。刷牙的时候,喻文州分出一分神来想到。

不知是哪个有心荣耀粉收集了各个战队队员的公开发言的音频,把一个字一个字截下来做成了一些起床铃。喻文州,黄少天还有王杰希等之类联盟出名的队员都没能幸免。

其实那之前也有不少粉丝用各种音频做出了鬼畜视频等等之类的同人作品,联盟的大家早已经习以为常,偶尔有时还会有人在大群里分享些真的特别搞笑的作品。大家都对这种粉丝爱到深处自然黑的现象比较宽容接受。

而这次的起床铃却是在职业选手群里掀起了一阵恶搞风波。

直接原因是这起床铃不像那些纯粹恶搞,弄着黑男神女神玩玩,大家一堆粉丝一起乐乐那种同人。而是制作得相当精良,调音调得相当细致,很多细节都照顾到了,显得相当自然。很多职业选手甚至怀疑这是不是自己说过的原话。当然最后他们都一致发誓自己没有说过这么没节操的话。

当时群里甚至开了一个投票:谁的起床铃叫醒效果最好

黄少天和韩文清这两个魔鬼收获的票数节节攀升,相持不下,争得你死我活。

对于这种无意义的投票和众人吃瓜群众般的嘲笑,韩文清表示“幼稚”,黄少天表示“卧槽卧槽话唠怎么了你看不起话唠吗快来pkpkpk”。

投票的当时喻文州正在房间里写完团队战总结会议发言词,还安排了几个新的战术部署。对于自己的创新思考即将付诸于实践,也能能为蓝雨的冠军之路又添些砖加些瓦。喻队长十分满意。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打开笔记本点开职业选手群就发现这帮家伙又在搞事情。

他先是学着韩文清在心里故作老成地骂了一声“幼稚”,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点开那个群文件下载了黄少天的起床铃。

点开播放,黄少天特有的活力仿佛快要从音响里蹦出来,蹦到喻文州的眼前。

每一个音节都带着跳跃的尾音,蹦蹦跳跳,仿佛每时每刻都提醒着喻文州的好心情。

黄少天就是那种心很大也没有城府,有些孩子气的大男孩,天真的天才。他的心事都通过那过度发达的语言能力表达出来,仿佛坦诚地将自己展现给朋友们,从不会顾虑什么。

黄少天的坦率开朗和偶尔的逗逼曾让天赋不足又活力缺缺的喻文州有些羡慕。喻文州甚至觉得自从在青少年训练营自己被黄少天叫做“吊车尾”开始,他和黄少天的孽缘就拉开了序幕…从此以后…魔鬼缠身,阴风阵阵,&*×?@……

正在刷牙的喻文州强制终止了自己因为“起床铃”而开启的脑洞和一系列回忆和瞎想。

洗漱穿戴过后,得去吃早饭了。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冷静的喻队长恢复了理智。

蓝雨食堂里。

喻文州吃完了他的小笼包和鱼片粥。趁着擦嘴的功夫,他环顾四周,了解今早队员的用餐情况。

陆陆续续地,大家都聚集在了食堂里。

宋晓搭着李远的肩膀,表面上是在问他游戏上的事,眼睛却盯着他碗里的鹌鹑蛋,声东击西,图谋不轨。

卢瀚文满口包子,激动地对郑轩说着什么,郑轩一如既往地压力山大地喝着粥。徐景熙好像对郑轩被喷了满脸包子沫这件事十分满意,在一旁啃着黄金糕贼笑。

不错,今天的蓝雨食堂一如既往地热闹。嗯……黄少天呢?

眼看时间不早,黄少天却迟迟不下来,怎么了?

喻文州过去跟每个队员道了早,顺便询问了黄少天的情况。“我路过的时候敲了他门,见没回应就以为他先走了”郑轩如是说。

没回应,那要么就是先走了要么就是睡死了。现在判断应该是后者。喻文州决定去宿舍叫他。

加快了步伐上楼,从包里扯出一串备用钥匙,走到黄少天门前,先是敲了敲门,见着没回应。就用备用钥匙开了门。

床上黄少天果然睡死了。他没拉窗帘,任由清晨的阳光照了满床,好看的棕色头发有些乱了,打着卷儿散在后颈,慵懒而轻松。

他孩子气地翘着嘴唇,可爱的睡颜就这样暴露在喻文州眼下。

喻文州暗笑,知道轻易无法叫醒他。于是就伸手去扯他的被子,把空调的风力开到最大,叶片对准黄少天。

黄少天不满地发出咕咕声,像一只猫,含糊不清地喊了声队长,半眯着眼睛就和喻文州开始了抢被子的拔河。

两方僵持不下之时,忽然黄少天的手机响了。

“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起床啦。什么?不想起?那我就打你的屁股咯……”

喻文州从手机里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以及那羞耻的起床铃台词。

情况不妙。 黄少天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秒醒。

TBC



——————————————————————

起床铃是不是个老梗啊,担心会撞,但之前确实没看过写这个的。

后面几章就会加其他元素了,应该不会雷同的吧!毕竟我的大纲清奇【。

中长篇,食用愉快。








【喻黄】【段子】醉酒之后

(私设喻黄还互相不熟)

(ooc)

黄少天在酒吧一个人喝闷酒,醉酒后,迷迷糊糊被人带走。

床上,红酒、音乐、一点点迷药、几个道具。   气氛正好。

在缠绵的前戏中,黄少天忽然清醒。

“卧槽你谁啊啊啊啊,欸欸鸭吗?我我我没有点你啊我是醉了,要不然你想接着爽就来,不来就走也行,,,我没钱啊啊啊”

“鸭你一脸。”   喻文州露出魔鬼般的微笑。


第二天早上。

黄少天捂着胸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

喻文州开门进来,“醒了?”

黄少天把胸捂得更紧了。

“……”喻文州说,“一会儿就做早饭。现在要热敷吗?”

“哇噻你们服务挺周到呀!”

“你看看我家的装潢,,你觉得我真的像鸭吗……”

“奥”黄少天环顾四周,“嗯……那也不一定……你也有可能是一只有钱鸭”

“……”

“不,其实我,是一只可达鸭。”喻文州破罐破摔。

——————————————————————————————

我有病别理我

啊谢谢捉虫,其实我一直念的达可鸭(cry

【喻黄】人体艺术 1

写在前面:

•艺术系paro,艺术生喻+人体模特黄

•ooc ooc ooc

•副cp周叶 韩张 双花 卢刘 王方(不加tag)

•作者没有文笔,因为她是个画手【×

•ok?

•go!





洗完澡后,喻文州百无聊赖地坐在床上,开始整理相机里的照片。

虽说是个小地方,这里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居民不少,虽然素质不高,但是烟火气息浓重,如果把画面处理成包含人物群像的场景,那一定会非常有意思。

更令喻文州满意的是,这里没有开发,更谈不上什么景点。很多自然形成的东西被保留下来,例如老树根、岩石堆等。一些不错的照片被他整理出来,放进了规规矩矩打理过的相册。

整理过后,喻文州靠在抱枕上悠闲地伸了个懒腰,床头柜上手表的时针刚刚越过11点,与分针形成个尖锐的夹角。看书到12.30吧。喻文州拿出包里的《三体》,在心里默默地想。

飒飒。

窗外发出的异响打断了喻文州的阅读,他环顾四周。

这家小旅馆是来这里旅行的人的首选,价格不贵,设施虽然有些陈旧,但十分干净。木制的床架上整齐铺着雪白的床单,淡黄色带暗花的墙纸配上深棕色木桌,让喻文州倍感舒适,也难怪三班的人会和他们抢。

可是现在,靠窗的床旁边的窗外似乎有什么活物,在外面的通用小阳台上发出声响。月色透过窗帘未拉上的一角照进屋子里,安静的夜掩盖着未知的恐怖。

别吓我啊!这可是三楼!喻文州的脑子里一瞬间冒出各种想法猜测和应对策略,最后坐实了野猫的猜想。拿了个废纸团向窗边走去,赶走它,就可以安静看会儿书了。

哐啷!

重物落地的声音,接着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动。随着窗户的打开,原地懵逼的喻文州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棕黄色头发穿着时尚的青年把一个满是泥的包扔到自己脚下。

“哎呦喂累死本大爷了这村子什么破地方啊连个麻辣烫都没有,好不容易找到包没地方庆祝一下。。。唉唉唉唉卧槽你谁啊怎么在我的房间老实交代啊!怎么进来的啊啊啊你想干嘛?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哎我看你长的不像小偷啊,咦。。。。。”

喻文州看着眼前神采飞扬的青年自顾自地说着一堆话,看起来心情很好。

他的头发像是天然的棕色,随意地搭在额头,随着他头的动作轻微摇动,黑底的印花外套,破洞牛仔裤的洞里透出干净的皮肤,高帮帆布鞋上还有有趣的手绘图案。

感觉和他相处,会很轻松,你不用想太多,因为这个人或许更适合潇洒的生活方式。喻文州有点有神。这就是王杰希他们说的“路边丢了行李还精神恍惚的可怜兮兮的小孩”?差别也太大了吧。不过他为什么不从正门进来,而且明明自己翻窗子进来还觉得我可疑?要face吗?喻文州在心里默默吐槽。

青年在喋喋不休后忽然停止,像在思考什么,然后他一拍大腿恍然大悟。

倾身上前抓住了喻文州的手臂,

“难道你……是旅馆的特殊服务?”

“你再说一遍?”喻文州露出了自己对着镜子练习了无数次的‘’霸道•邪魅狂捐•别惹老子•总裁‘’微笑。

十分钟后。

“唉唉,别气别气,解释清楚就好了嘛!我当时丢了包,又低血糖,差点晕了,多亏了你们那个大小眼同学、耳机同学和小矮子同学帮了我,他们可能以为我一时半会儿不会醒就把我锁在屋子里了我只有翻窗子出去找包,结果你猜怎么着……被一个小卖部阿姨捡到了balabala……”

这个人……不是一般的话唠啊……喻文州心想。“大小眼同学”和“耳机同学”?王杰希刘小别?不错,很贴切。那“小矮子同学”是谁?那个跳级天才高英杰?他也来了啊……这年头学霸真可怕……喻文州在心里默默感叹。这个人看来和自己差不多年纪,也是高三毕业?

“等下。”想到这里喻文州打断了喋喋不休仿佛要说到明年去的青年。“我叫喻文州,X大附中高三毕业,美术生。你呢?”

青年站起身来,可能是想让自己显得严肃一点,拍了拍裤子,喻文州却觉得他有点可爱。他的头发在暖黄色灯光下显得格外好看,五官清秀不失灵气,棕色的眼睛仿佛一直带着笑。给人莫名的安心。

“我是黄少天,市一中,高三毕业。嗯……想学新闻专业。”他露出一排白牙。

【喻黄】人体艺术 序

写在前面:

•艺术系paro,艺术生喻+人体模特黄

•ooc ooc ooc

•副cp周叶 韩张 双花 卢刘 王方(不加tag)

•作者没有文笔,因为她是个画手【×

•ok?

•go!




天空渐渐地黑了,暗灰色的云聚在一起,像小孩子皱起脸,不高兴了,快哭了。天边却很亮,雨欲来。

平衡感。

一路上,喻文州的大脑被这三个字装满。

这段时间自己的经历太大起大落。高考后自以为失利,还没缓过神来,就莫名其妙被一群同学连哄带骗地拖出去毕业旅行。

在一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偏僻小山村里苦苦举着手机寻觅信号的时候,被一个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大汉轻易抢劫走了手机。。并在迷路了几小时后回到旅馆,却得知同学们已经提前退房去了下一个自己并不知道是哪里的目的地。自己的行李被收拾出来并暂时存放在旅馆储物室,喻文州在心灰意冷地去储物室拿东西的时候发现可爱的老板娘在自己不算特别昂贵但对自己来说还比较昂贵的行李箱上堆了一筐鸡,一,筐,鸡。

一筐会拉屎的,活鸡。

清理完行李箱,喻文州已经什么也不想说了。正为没有手机联系不上那群sb而发愁跟不上大队的时候,老板娘说,小伙你朋友给你留了纸条。

总算!靠了一点谱!喻文州掩面长叹,颤抖的手打开决定了他是否今天会孤独流浪的重要纸条——

记得带一点夜宵过来。 郑轩

哦,知道了。……个头啊!所以你们到底在哪里啊!!!喻文州无声望天,内心呼喊。

在经历了冷冷的冰雨在我屁股上胡乱的拍、悬崖勒马回头是岸、我的内心是崩溃的、我真的好想再活五百年等乱七八糟的心理状态后。喻文州最后终于在旅店的座机上试出了郑轩的手机号。

本来对他的号码就大致熟悉,只有几个数字记不清楚。不单单是郑轩,其他一些人的资料、号码甚至相处的相关细节他都基本记得。这是一个一直令他对自己深恶痛绝的特点。

太过清晰的思路和太过复杂庞大的记忆始终折磨着他和他的平衡感,班长的职务让他必须学会安排与协调,尽量周全考虑每一个人,将大家的资料在脑海里形成一张立体卡片,每一张卡片又组成一个整体。这些思考在他脑海里早已超过三维奔向多维,踩踏着他的神经,让他无法放松一刻。

此时喻文州正准备从旅馆出发,郑轩在电话里简洁并恰到好处的道歉让他稍感宽心。

慢慢地走到车站,上车坐定。车上有人聊着最新最热的新闻。没有手机,也看不到,喻文州长叹一口气,想着一定还有不少人联系了自己,自己同样也看不到了。

隔壁1班班长叶修就是一个例子,自从得知喻文州被硬拉到“避暑”山区旅游,这家伙没少嘲笑。高考对他没什么影响,无非就是考完了就去上大学了。所以考完了后在家里比较轻松无聊,心情好就骚扰一下喻文州郑轩他们。本来喻文州打算完全把他当空气,但旅途实在是太无聊,还是忍不住手贱回复他的短信。

活得太潇洒。喻文州这样在心里评价叶修。同为班长,同样事事需要操心,自己那样辛苦,拼了命,才在大家面前成为一个从容淡定、靠谱有风度的班长,而那个人,似乎生来就知道怎么走好每一步。诚然,谁都有消沉之时,可是对于叶修,就连暂时的失利和彷徨,似乎都是在他的计划之中。在他的棋盘上,有白子,亦有黑子。这是属于叶修的平衡感。比起他,喻文州顿觉自己活得战战兢兢。

“失败只是他欲擒故纵的一招。”张新杰如此评价叶修。

张新杰是喻文州欣赏的另一个活得极具平衡感的人。他的平衡感与叶修大不一样,相较之下,应该是一种更加纯粹的理性。然而理性容易让人手脚冰凉。

车到站了,喻文州从沉思中醒过来,走下车。他仍然在玩味地想自己最后想到的一句话“理性让人手脚冰凉”。这是没错的,平衡感、理性、秩序这一类东西,想太多,是对身体有害的。

“班长!”郑轩徐景熙和李远三人站在旅馆前迎接他。走进一看他们的表情,就知道又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唉,为什么总是不让我省心。

“怎么了,你们几个?旅馆的各位安顿好了吗?”

“安顿好了。嗯……就是吧……呃……有一些压力山大的事情发生了……”郑轩吞吞吐吐。

李远撞了一下郑轩的手臂。

徐景熙望着天边,假想那里有美丽云彩。

……

喻文州沉默了5秒,无奈地说:“唉,那无论有什么事,等我先进去放好行李了再说吧。”

“别啊班长!”三个人一起叫道。

可是已经迟了。

往里走的喻文州和拿着手机匆匆出来的刘小别撞了个满怀。

“刘小别?你怎么在这里?”

“噫,喻文州你来了啊!哈哈哈刚刚我心疼你了5秒哦……感动吗哈哈哈”

“……”

徐景熙跑过去抢先打断了刘小别,面对着自己可爱可敬的班长,深吸一口气:

“班长你听我说我们租旅馆的时候本来这儿挺清净的不料正好遇到刘小别他们一帮子人房子立刻就不够了分到班长的时候只剩标间了……”

“……所以,你们是把我和三班的人分到一间了?”

点头。摇头。

“?”

王杰希从旅馆门口走出来,靠近了他们几个。

喻文州分出一分神来继续想自己刚刚关于平衡感的思考。

王杰希这个男人,真是无论怎么看都丝毫没有平衡感。可能这就是自己和他是宿敌的原因吧。

“王班我和你一间?呵呵,我还是去买回程车票吧。”

“不是,我和士谦一间。”没有平衡感的男人眨着没有平衡感的眼睛开口了,“我们捡了个人,你和他一间。”


“你说什么?”

喻文州不知道,在那个时候,自己引以为傲的平衡感,正站在悬崖边上,摇摇欲坠。